两岸史话-传奇杜月笙 上海滩一呼百诺

优游网发布于

 杜月笙常说:不识字可以做人,不懂事理不能做人。他办一件事,先决定上策如何?中策如何?下策如何?还要考虑到后果会如何?好会好到如何地步?坏会坏到如何程度?他往往先听别人讲话,自己默不出声,等到别人讲完,他已定下了决策。 \n 薛观澜说他所写的事迹,什九是曾身历其境的,他说盖闻作者之条件有三,曰:信、达、雅。读者诸君之于拙著,只能取一个信字而已。《我亲见的梅兰芳》为作者晚年的一本精彩的著作,围绕梅兰芳,谈论当时的伶人往事和精彩的戏码,是京剧史上的重要史料。书稿完成后不久,作者便病逝于香江,著作未及出版,历经半

杜月笙之墓位于新北市汐止秀峰国小后山。(中新社资料照片)

杜月笙常说:“不识字可以做人,不懂事理不能做人。”他办一件事,先决定上策如何?中策如何?下策如何?还要考虑到后果会如何?好会好到如何地步?坏会坏到如何程度?他往往先听别人讲话,自己默不出声,等到别人讲完,他已定下了决策。

薛观澜说他所写的事迹,什九是曾身历其境的,他说盖闻作者之条件有三,曰:“信、达、雅。”读者诸君之于拙著,只能取一个“信”字而已。《我亲见的梅兰芳》为作者晚年的一本精彩的著作,围绕梅兰芳,谈论当时的伶人往事和精彩的戏码,是京剧史上的重要史料。书稿完成后不久,作者便病逝于香江,著作未及出版,历经半世纪后,重新出版,除告慰作者外,又为京剧研究增添重要的资料。

可补正史之不足

薛观澜一九四九年南下香港,直至一九六四年病逝。晚年在香港《天文台》报纸辟有“观澜随笔”专栏,而在香港《春秋》杂志亦写有诸多回忆文章。因其身为袁世凯的女婿,对当时北洋军阀的重要将领,如段祺瑞、张作霖、冯玉祥、杨宇霆等人都有深入接触,而他和徐树铮更是朝夕相处甚久,知之甚详,因此多篇记载徐树铮之事,尤其是徐树铮廊房遇害,更是他亲身所见,他前后写有两篇长文分别发表在《天文台》及《春秋》杂志,虽详略有别,而皆作者身历其境,可补正史之不足。

薛观澜在序言中云:“自留美归国,奔走四方,于兹三十六年,笾笾日老,逐逐仍劳,所感所见,可歌可泣,兴之所至,率笔及之。”虽是如此,但他对于这些忆往的文章,特别强调是“事存真相,不加渲染”,因此具有相当高的史料价值,当为治史者所重视。薛观澜又云:“体裁广泛,随笔所之,要以风俗掌故为经,戏剧奕棋体育音韵为纬,凡此国粹攸关,非小道也。”这是就其内容而言,它包括政治历史以及戏剧围棋等等,今为读者阅读之方便,特分为《北洋政坛见闻录》及《薛观澜谈京剧》二书,此在其生前均未曾出版过,有几篇文章还是他去世后以“遗著”而发表者。

杜月笙的名字虽然如雷贯耳,但大多数人对杜月笙还停留在他是青帮老大,似乎一天到晚只是打打杀杀的刻板印象。这是长期受到媒体及坊间写杜月笙书籍的极大影响所致,是相当偏颇的看法。我们无庸讳言,杜月笙曾为黑帮老大,也曾贩卖烟土,开过赌场。但绝非就只有这些事,余则无足观矣。杜月笙是中国近代史上一个最富传奇性的人物。他长袖善舞,对前清遗老、军阀政客、党国高层、社会名流,乃至金融工商钜子,无不执礼甚恭,看他恂恂如也,鞠躬如也地周旋于达官显宦群里,揖让于耆老缙绅间,倾力结交,甚至结拜为把兄弟,或收为门生弟子,给予经济支援,或月奉规银,养为食客。而蒋氏高层如孔祥熙、宋子文、戴笠等,无不与之结为密友。有这样一张足以操纵政界、工商金融界的关系网,有法租界做靠山,杜月笙在上海滩可谓左右逢源、纵横捭阖,一呼百诺,终成为一代人物。

杜氏具谦冲美德

《传记文学》已故社长刘绍唐在谈到《杜月笙传》时说:“杜氏自称‘朴实无文,因为他出身寒微而未受教育,终其一生没有信函日记等材料遗留下来。中年以后,虽显赫一时,对民初政治及政治人物有极重要的影响,也主持过许多大企业,但正式史料记载则绝无仅有。推其原因一方面由于杜氏具有谦冲的美德,许多事情由他出面解决,他却不愿别人在事后提起;另一方面,若干人士受杜氏之惠以后,往往有一种极微妙的心理,即在事后多不愿、或不敢甚至不屑把杜某人的关系坦白地说出来。

在这种‘口说为凭的情形之下写传记,最容易也最困难。容易者可以说‘死无对证;困难者众说纷纭,各是其是,取舍为艰。”刘绍唐在出版这部由章君?详细采录杜月笙身边门人、亲属、好友等口述的杜月笙生平行迹,而扩展和演绎的《杜月笙传》时,都已经有如此的感慨了,何况其余呢?

因此坊间虽出版了大量的杜月笙传记,或传奇,它们都犯了一个严重的弊病,那就是游谈之雄,好为捕风捉影之说,故事随意出入,资其装点。更有甚者,更以“遗闻”、“佚事”、“揭秘”为名,大肆谩骂、讥诋,遂行其某种政治目的。而其内容往往只是拾缀陈言,辗转传述,甚至以讹传讹,离所谓历史真相,真不可以道里计。

“传记”虽然不全等于“历史”,但它多少必须忠实于“历史”。如果“传记”不忠实于“历史”,那不是“传记”,而是“小说”而已。因此史学大师孟森(心史)说:“凡作小说,劈空结撰可也,倒乱史事,殊伤道德。即或比附史事,加以色泽,或并穿插其间,世间亦自有此一体。然不应将无作有,以流言掩实事,不可以其事本属离奇,而用文笔加甚之;不得节外生枝,纯用指鹿为马方法,对历史上肆无忌惮,毁记载之信用。”

而当今之所谓《杜月笙传》者,可说都是后来者夸夸其谈的,甚至写作者都没有人亲见过杜月笙本人。即令名记者徐铸成写的《杜月笙正传》,作者与杜氏也仅有一面之缘,其中的可信度有多少?实在令人怀疑。等而下之的写杜月笙者,更令人不忍卒读。

曾经与杜月笙有过不少交往的“中医才子”陈存仁就说:“杜氏并不是理想中的伟男子,完全是一个文弱书生的品型,真所谓‘英雄见惯亦平常。”陈存仁极佩服的是杜月笙判断力,杜月笙常说:“不识字可以做人,不懂事理不能做人。”他办一件事,先决定上策如何?中策如何?下策如何?还要考虑到后果会如何?好会好到如何地步?坏会坏到如何程度?他往往先听别人讲话,自己默不出声,等到别人讲完,他已定下了决策,无非是说:“好格,闲话一句”,或者是说:“格件事,不能这样做”,他的判断力极强,说过之后,从来不会变更的。(待续)

▼手机微信上长按二维码图片(电脑上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随时获得新鲜旅游资讯

天冷泡汤正好!四重溪温泉季开跑

2015四重溪观光温泉季将自11月14日起跑,屏东县政府今年以“幸福铭汤.相依久久”为主题,结合车城乡四重溪温泉与牡丹乡旭海温泉,规划路跑、...

发布于.2018-01-28 03:36

万紫千红盛开中 阳明山竹子湖的绣球花比脸还要大

进入农历五月之后,台北市阳明山上的海芋花走入尾声,取而代之的则是壮丽的绣球花海。花语是“希望”的绣球花,又有紫阳花、八仙花、粉团花等别称,花季约为每年的5月至7月,常见的颜色有粉蓝、紫色、白色以及粉红色。盛开的绣球花拥有比脸还大的花球,加上鲜艳抢眼的颜色,总是令人忍不住多看几眼。

发布于.2017-12-09 19:00

抓住春天的“尾巴” 约伴轻装远足装备推荐

姹紫嫣红的春天,即使不能与最美的花期相遇,也应该赶在万物润色的春末出去走走。远足装备推荐品牌:VAUDE款号:MANNHAT品名:速干圆边帽零售价:248产品描述:这款帽子的帽沿线条感非常好,帽沿设计能有效防晒,面...

发布于.2018-10-03 0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