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东部自驾游漫记

优游网发布于2018-10-07 23:56

蒙东自驾游漫记人们常说,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三十年前,我大学毕业后接到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去内蒙古霍林河煤矿搞测量。在那种地方搞外业自然是每天都在草原上跑来跑去。也许是因为我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工作上,所以只...

人们常说,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

三十年前,我大学毕业后接到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去内蒙古霍林河煤矿搞测量。在那种地方搞外业自然是每天都在草原上跑来跑去。也许是因为我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工作上,所以只记住了草原的“大”,却从没注意到草原的“美”。

多少年来,我能理解人们对草原的各种赞美,却视人们对草原的向往不以为然。

今年休假,怀着陪老公完成“看草原”心愿的心态,决定开车去内蒙古东部转一圈。

出发前,我对这次出行做了很多功课,但在网上搜索了几天,也没有找到和我的计划相同的驴友出行经验。因此,我不仅要规划这次出行的详细行驶线路,还为防“万一”规划了改行线路(也可以称作“逃跑线路”),以备由于各种原因走到半路或遇到恶劣天气、道路不通等意外情况能及时撤出来,还要保证每晚都能找到住的地方(不打算在野外露营)。手绘了一张出行线路图,图上标明方向、里程、预计行驶时间、有无收费口及加油站等。并且对户外活动装备也做了一些补充。还将我们要经过的地方15天的天气预报打印了出来。

一直以来,印象中的内蒙古人烟稀少、无山无水、除了草原和牛羊以外,没什么风景。做功课后才发现,仅东部那别样的风光没个10天半个月也走不完。

这次行程,由于很多路况不是很清楚,我们还定下出行原则:每天出发前,不管油箱里剩多少油,都要把油箱加满后再启程。不走夜路、不疲劳驾驶。

准备就绪后,我们满怀信心在端午节休假前出发了。

D1 大连——通辽

早上离开大连,一路高速北行,经过大青沟风景区时,由于刚去过不久就没进去,继续北上,傍晚到达通辽,入住在事先在网上预定的如家快捷酒店。

晚饭后,步行“考察”了一下通辽的市政。三十年前去霍林河曾经过通辽,但没做停留也就没什么印象。这次“考察”,感觉通辽到处都在搞基建、到处都是快要竣工的工程、到处都是风沙和灰尘。

D2 通辽——扎鲁特旗——乌兰浩特(兴安盟)

离开通辽前,为不枉此行,我们参观了科尔沁博物馆,了解了一些马背民族的起源、迁徙、兴衰、以及次第更迭的历史、发展和文化,还欣赏到有关苍狼白鹿美丽传说的雕塑及画作、以及其他有关蒙古文化发源的文物和一些文物复制品。

参观中,遇到一位正在通辽读书的大学生,大学生说她虽然学的是信息技术专业,但对文物比较感兴趣。我们边看边聊,倒也增加了几分乐趣。临别时,大学生向我推荐说通辽的牛肉干好吃,说不买就白来一趟通辽。但遗憾的是我没找到她说的那家店(后悔没问清楚),只好在加油时,在加油站买了一大袋,品尝了一下,味道虽不及西藏牛肉干(不是同一种牛肉做的),但也确实好吃,只不过是呼和浩特产的,而不是通辽。想象着也许通辽产的牛肉干会更好吃?留个悬念吧,呵呵。

上午10点半,我们离开通辽,驶向我们的下一个目标中转站——兴安盟(乌兰浩特)。

为使旅行不过于单调,我们出发前就决定绝不疲劳驾驶。沿途有风景是一定要停车的。

从通辽到乌兰浩特有两条路,我们选择经扎鲁特旗绕行,理由是这条路三十年前就有了,现在的路况应该会好一些,沿途风景应该也不错。

走了约50公里,看见“孝庄故居”的指路牌,我们拐了进去,大约4公里左右。天下着小雨,6月也不是旅游旺季,“故居”门口冷冷清清,门票是外地人50元,当地人有优惠(这一点在其他景区也遇到,说是领导定的)。我们在门口向里看了一下,感觉不过是一些复制的建筑,想一想建筑肯定不如故宫,文物估计也赶不上我们刚刚离开的科尔沁博物馆,加上受地域歧视的感觉很不舒服,就没进去。

继续前行,沿途已经有草原的意思了,大约走了80公里,又见到“珠日河旅游风景区”的路牌,拐进去看看,依然冷冷清清,几个蒙古包很寂寞的在那等待着旺季客人的到来。据说,这里的旅游旺季是在每年的七、八月,来这个景区的游客大多是为骑马而来。我们的骑马活动是安排在临江的,所以也就没进去。

在去往乌兰浩特的路上还有一段有趣的小插曲:出了扎鲁特旗没多远,遇到一岔路,路标指示不明确,附近也没有人可以问路。我们不想走收费公路,因为那样不方便随时停车赏景和拍照,于是选了一条路况差一些的路。走着走着又遇见岔路,同样附近没有人,这次决定走路况好一点的路。结果越走路况越差,感觉可能走错了,掉头改走另一条路,这次遇见了可以问路的人,人家挺幽默的说:刚才你们走的是对的,现在走反了,典型的“南辕北辙”,但是继续走也可以到收费站,然后从收费路走也行。我们谢过人家继续向前走,打算走到收费站再改行收费路。刚走出不远,前面出现一群牛,其中一头牛慢慢地走到我们车前,拉了一泡屎,而且是边走边拉,正好在右侧半边路“拉出”一条线。我们开过去后,觉得不大对劲,好像那头牛在提醒我们什么,旅游的第一天,可不能有麻烦。于是决定马上掉头,老老实实直接走收费路去了。

收费路的路况很好,一路虽然不能长时间停车,但稍停一会还是可以的,路上车不多,短时间停车不妨碍其他车通行。但由于路况太好,大家开车都比较快,停车时间长了,总觉得不安全。

从通辽出发经扎鲁特旗到乌兰浩特这一段路约380公里(不算到沿途景点进出的里程),我们走走停停,到乌兰浩特已经是傍晚6点了,走了七个半小时。

和在通辽一样,下一步依然是入住——吃饭——“考察”市政。

D3 乌兰浩特——阿尔山国家森林公园

8点从乌兰浩特出发,目标是我们这次出行计划的第一个目标:阿尔山国家森林公园。

路况依然很好,车也不多,草原的景色也越来越浓了。

我们依然是走走停停,看看风景、拍拍照。或慢慢地边走边看。到阿尔山市约300公里,又前行了约六、七十公里,到了阿尔山国家森利公园门口。

打听了一下,公园的门票依然是本地人有优惠,外地人180/每人,两天有效。山上有住宿的地方,车可以开上山。于是我们决定住在上山,以节省第二天的行程和时间。

上山后,时间还早,我们没有急于找住处,按照路标的指引,先去了较近的一个景点:阿尔山天池。

阿尔山天池有四大神奇。神奇一:久旱不涸、久雨不溢,无论大旱还是大雨,水位都在同一水平线;神奇二:无进水口,也无出水口,但池水清澈;神奇三:周围的水域都有鱼,但天池水中无鱼。更奇怪的是,在池中放入鱼苗。既看不见鱼跃也看不见死鱼。神奇四:天池水深不可测,探300米深而未见池底。

这个景点面积不大,虽已是夕阳西下的时分,但风景仍然不错。很意外的是,已是六月天了,竟然能看到水边的石头上还有未融化的冰雪。我们不紧不慢的拍了一些风景照,下来时天已经快黑了。

阿尔山的6月并不温暖,夜里温度只有零上5度左右。所以在选择住处时,要多考虑的一个问题就是保暖。开始想选一家有火炕的,但火炕房不多,已经住满了,经过比较,我们选定了路口的山泉山庄入住。有暖气和电褥子、有室内卫生间,有院子停车,80元一晚,性价比还是很高的。

晚饭后。我们步行到离住处最近的一个景点——不冻河。这时天色已暗,马上就要黑了。我们踏进草地,向河边走去。一走进草地,我就后悔了:一是我们立刻被蚊子包围。我原已知道草原上的蚊子多,却没想到在温度还很低的山上的草地里也会有这么多的蚊子。二是远看很漂亮的草地里到处是牛粪,我“呀呀”怪叫着,一蹦一跳地走到河边。

“不冻河”以四季不冻而得名。河边的夜景也很不错,但我一边赶蚊子、一边蹦蹦跳跳的躲牛粪,也顾不上看风景了。老公倒是全不在乎,他从小在农村长大,光脚踩牛粪是很平常的事,在他眼里,牛粪不是“粑粑”,不脏。

我在河边坚持了一会儿,又蹦蹦跳跳的回到了路上,天已经完全黑了。这天是农历五月初三,山上没有路灯,漆黑一片也看不清什么,可喊了半天老公仍然不肯上来。后来我看了他拍的照片才知道他为什么流连在河边:静静的河水像镜子一样倒映着山上的树林,微微的月光把景色的轮廓修饰得清晰而神秘。可惜我们的相机不好,否则,这一定是一张非常美的夜景照片。

D4 阿尔山国家森林公园——伊尔施村

山泉山庄的早餐10元一位,可以吃饱。饭后退房时,热情的老板娘还邀请我们,玩完再回来吃饭,然后再下山。

进山时买的门票,可以进8个景点,头一天已经去过一个阿尔山天池,剩下还有七个。听去过的驴友说,一般一天只能玩3——4个景点(他们是住在山下),所以我们打算从远往近走(山庄的老板娘也是这样建议的),能玩几个就玩几个。

早餐后大概在8点左右我们就出发了。这个季节上山玩的人本来就不多,我们算是出发早的,所以一路仍然可以在不宽的景区路上走走停停。欣赏着各种奇形怪状的火山石和与山外不同的一些植被。在行进途中,我们突然发现路边时常出现一片一片很奇怪的白色花,和以往见到的花大大不同。于是停车看仔细,惊奇的发现,原来是露水挂在一种不知名的草上形成了远看一片一片、近看一朵一朵的白花。真是太神奇了!以前见过露水、见过草、也见过花,可从没见过成片成片的这么美丽而神奇的露水花。

在阿尔山的景点,我们经常会看到提醒游客小心蜱虫的警告牌,一位护林员告诉我们说,他经常会捉到蜱虫,有时风一刮都说不定会有蜱虫掉在头上。

山上的天气变化无常,一会儿晴空万里、一会而大雨滂沱。这时冲锋衣的帽子发挥了很好的作用,天晴可以防晒、防蜱虫;下雨可以防淋湿。薰衣草精油对防蚊虫也有些作用,洒几滴在领口、袖口和丝巾上之后,围上来的蚊子少多了。

山上的各个景点都有路牌指示,门票上印有各个景点的位置,我们第一个目标是最远的景点——大峡谷,走着走着才发现,这条景区路是通往扎兰屯的,景区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们说从扎兰屯方向也可以进入景区。

阿尔山国家森林公园其实既是森林公园,也是地质公园。山上有些景点以树为景、有些则以火山遗迹为景。被冠名XX天池、XX地池,XX湖的景点,实际上就是火山喷发后形成的一些堰塞湖。过去都被称为“XX号泡子”,高于地平的叫“天池”,低于地平的就叫“地池”或“湖”。各“池”配以周边的风景,作为景点对游人开放。每个景点各有风姿,遗憾的是在杜鹃湖景区,我们去的时候不是杜鹃花开的季节,没有看到更美的风景。在仙鹤湖景区也没有看到仙鹤。石塘林的火山遗迹很有特色,大雨也没能阻止我们赏游。

在景区路边,有一处非常特别的景点(景区图上有标注,但不需要在票上打孔)——龟背岩,很容易被忽视,在网上也没有被其他游客提到,我们去时就没看见,回来时路过才发现。龟背岩的面积大约和半个足球场差不多,平平的,干干净净,看起来像是由一些直径几米的岩石“拼接”而成,“拼接”的纹路看上去真的很像龟背。

坐在上面,热乎乎的,比坐东北的炕头还舒服。可能真是玩累了,我一坐下就不想起来。其他游客看见我那“坐炕头”的坐姿开始还觉得好笑,后来听我说热乎乎挺舒服,也坐下一试,果然也和我有同感。于是大家纷纷坐下歇息和拍照,我最先过坐过的那块岩石,竟被认为是形状、大小和位置最合适的一块,于是我换了一块歇息,把那块让给了拍照的游客。

据说,要把岩石“拼”成这种形状,需要很多复杂的地质条件和自然条件。经过的游客,无不惊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景区内还有几个在导游图上有标注,但门票上不需要打孔的景点大多是防火期不准游人进入的,有人看守。各个景点基本都是“纯玩”的,没有店铺和推销的小贩,所以吃的喝的最好带足。

原以为,一天能玩三、四个景点就很紧张了,没想到,我们竟然7个景点很轻松就都玩到了,一点也没觉得赶时间。并且还捎带玩了路边一些“不打孔的”的景点。一天下来,在山上各景区游览我们共耗时10小时,行程100公里(含往返路)。看来,住在山上的决定是绝对正确的。

为了不走夜路,在天黑之前赶下山,我们没有回山泉山庄吃饭,直接下山到邻近63公里的伊尔施村住宿。

到达伊尔施村后,很快就找到了住宿的地方,标准间每晚100元,门口有停车场。还有监控设备。

听当地人说,再过几天高考分数出来了、志愿也报完了,出门旅游的人会暴涨,住宿费会翻番,甚至翻到3倍,停车场也会爆满。现在游客少的原因有两个:一是季节有点早,山上还冷;二是现在公款吃喝旅游等不敢像原来那样大胆了,使公费旅游人数大大减少;这也让我找到了为什么走到哪都是本地游客有优惠票的原因。

D5 伊尔施村——新巴尔虎左旗——新巴尔虎右旗——满洲里

离开伊尔施村后,我们的下一个目标是沿西线驶向满洲里。

选这条路的理由是,沿途人烟稀少,能看到原生态的草原景色。担心的是在网上没查到有关这段路况的信息,出发前问过当地老百姓,都知道有这条路,但多数人都说不出这条路的具体情况,只有一位司机告诉我们说可以走,于是我们心怀忐忑地出发了。

在伊尔施村附近有两个当地人极力推荐的景点:一个是阿尔山口岸、一个是玫瑰峰。因为担心去满洲里的路况不好,再加上在我们后面的行程里也安排了其他口岸的参观,为节省时间就没去阿尔山口岸,但在路过的玫瑰峰景点时停了一下车,在山下看看风景,拍了几张照片。

这段路好像刚修好不久,要经过新巴尔虎左旗和新巴尔虎右旗,当地人称这两“旗”为“东旗”和“西旗”。有收费站,但不收费。路况出乎意料的好,标准可以达到准高速了,几乎和老路并行,每隔一段,两条路还可以互通,大概是为方便走老路的车上新路而开的吧?我们开了一段,觉得风景越来越美,但在车上拍照总有路边护栏挡着,停车时间也不敢太长,于是在行驶了50公里后就下到老路上继续前行。老路的路况当然赶不上新路,但好处是车都上了新路,老路上一辆车都没有,我们可以随便停车,想停多久就停多久。

景色美得让人陶醉,我们尽情地呼吸着原野中清新的空气,选着各种角度拍一些风景和花草,摆着各种姿势照相。正当我们玩的高兴时,看见远处一只带角的动物在奔跑,让我立刻想起苍狼白鹿的传说,难道我们这么有幸能看到草原白鹿?感觉不像,联想到在阿尔山上的一个停车场看到一位工作人员手拿狍子角在把玩,觉得我们看到的应该是一只狍子。

20公里的路,我们走了近二个小时,除遇见一台拖拉机外,没有遇见其他车。

疯够了也玩够了,该回到新路上了。却又遇到一个小插曲:在一个不收费的收费站前,从老路上新路的路口被一辆悬臂车拦住了,几辆大货车被堵在那里。老公下车去找悬臂车司机,被收费站告知:悬臂车的车钥匙在领导兜儿里,领导在外地。后来才知道,悬臂车停在这就是为了挡住大车不让通行的,却没有想到会有小车放着新路不走而走老路。我们看了一下,旁边的路牌两根立柱间的宽度小车应该可以通过,但地面不平,于是我们装备的工兵锹发挥了作用,“刷、刷”几下搞定路面,然后慢慢从路牌下驶过了障碍。那几辆被挡住的大货车原来想指望我们能吵吵闹闹把悬臂车移开的,没想到我们只解决了自己的问题,让他们好失望哦。

过了收费站向前43公里,经过从未听说的“诺门罕战争”遗址,反正时间还早,拐进去看看。

这时正好有一个旅游团在参观,我们就借光买了两张团体票。

诺门罕战争,其实是一场规模不小的战争。

当年日本想在这一带进攻蒙古人民共和国,占领其东部哈拉哈河地区,作为下一步入侵苏联远东地区的跳板,北进苏联。1939年,日军与蒙军在该地区产生冲突,日军认为战争时机已成熟,派出部队攻打蒙军。苏联政府依据《苏蒙互助协定》,也开始向出事地区集结兵力。

苏、日、蒙三方不断向诺门罕地区增兵,并发动了多次空中与地面攻势,历时135天,打得轰轰烈烈。日本军还向苏蒙军使用了细菌武器,但战争最后还是以苏军胜利而宣告结束。

诺门罕之战,被日本史学家称做是“日本陆军史上最大的一次败仗”。这次战争,也给日本陆军士兵留下很深的心理阴影。

据说,中蒙边界原来是以哈拉哈河为界,日军在诺门罕战役中失败后,让出一块土地求和,使得现在的哈拉哈河有一段河流在蒙古人们共和国境内。

在诺门罕战役遗址陈列馆中,我们看到了一些有关当年战争的文字介绍和图片,图表、实物以及战争中使用的武器和物品,不少展品都是当地的牧民放牧时在草原上拾到并捐献的战争遗留的物品。

博物馆外的草地上,有一些飞机和坦克作为展品向游人展示,但看起来不像经历过战争。我问博物馆的讲解员是这些坦克是当年的坦克吗?讲解员说,这些是复制品,当年的坦克已在五八年大炼钢铁时毁掉了。

我开始还很奇怪,博物馆布置得非常好,为什么这么有名的诺门罕战争遗址目前在国内却鲜为人知呢?问过讲解员后我才明白:一是当时参战方以苏日蒙军为主,中国军队只有东北抗日联军第三路军总指挥李兆麟将军及支队长王明贵率部出击嫩海平原,牵制日军向诺门罕调兵。宣传的底气不足;二是当地气候寒冷时间长,每年博物馆开放时间只集中在七、八两个月,所以旅行社不感兴趣,来参观的人也不多。

在我们离开时,旅游团的人已经走了,从汽车的后视镜中我看见博物馆的大门关上了,讲解员也骑上了自行车。

离开诺门罕战争遗址,我们继续向西行驶,依然风光无限、依然是走走停停。过了新巴尔虎左旗(东旗),有5公里砂石路,然后就是100多公里前后左右视野都非常开阔的笔直笔直的公路。路况绝对好的超出想象。

在这样的路上开车,如果只为赶路,是很容易犯困的,因为路实在是太直了,一眼可以看到几公里外,能把路看成一条细线,能把远处的车看成一粒米。而且,我们跑了140多公里,所见的车加在一起绝对不超过10辆。

在这段路上见到的草原,用“一望无际”来形容一点都不过分。放眼望去,除了前方这根“线”以外,都是绿油油的草——见不到一棵树、一个人、甚至一辆车。不知为什么也没见到牧群。但这时如果只看草原,那就太可惜了。因为和草原相配的那朵朵白云也是一道风景,绝对不可忽视。没有白云衬托的草原是很寂寞、单调和宁静的。草原的绿只有结合了云的美才会生动、才算风景。这让我对牧民们为什么在歌唱草原时总要歌唱白云,有了更深的理解和切身的体会。

草原上的白云千姿百态,永不重复。我坐在车里,看着眼前在绿色的衬托下白云那如诗如画的造型,想象着天上正在发生的一个又一个亦真亦幻的故事;而当云朵的形状改变时,故事的情节也会跟着变化,于是故事又变成了连续剧,使我的行程变得越发充实起来。

在西旗向北约40公里,我们到了呼伦湖(也叫“达贲湖”)边的“金海岸”景区。

“金海岸”风景区位于呼伦湖的西南角,主要以“湖”为景。进门时,问了一下检票的工作人员有哪些值得游玩的项目,答曰:看湖和吃鱼。

也许是季节未到,湖边显得冷冷清清,几辆车安静的停在那里,一些游人在懒懒的打扑克牌,还有几个人在湖边照相。

我们的车一开进草地,风挡上就扑满了蚊子,习惯性的一拨雨刷,结果更糟糕——原来还透点亮的风挡反倒什么都看不见了。不过车在草地上开像开在地毯上似的倒是挺好玩的。

湖水黑不溜秋的一点儿也不好看,倒是远处的湖面上偶尔飞过看不清是鸥是鸟的飞禽让我注视了一会儿。但我们的相机太破了,拉不过来。

岸边几个蒙古包静静地卧在草地上,时不时有人进进出出,估计是“吃鱼”的地方吧?

湖边有一种不知名的鸟叫声很好听,但很敏感,几次想给它拍张照片都没拍下来。甚至都没看清它长什么样。

我们沿着景区里的土路又向里面开了一段,在一个敖包前逗留了一会儿。在这之前,只听说过敖包但没有见过。这次不仅近距离看见了,还知道一些当地和敖包有关的一些风俗,也算是收获吧。

在景区的另一端,有一处好像是渔船上岸的地方,遗留下一些好大的贝壳,我们捡了几个纹路好看而且完整的留作纪念,也不枉此行了。

离开金海岸时已近傍晚,又向前走了约100公里,到达计划中当天的住宿地——满洲里。

满洲里的天黑的很晚,我们到那里时,已经是晚7点半了,但太阳还在老高。于是我们便没有急于住宿,直接将车开到了套娃广场。

套娃广场主要的标志就是一些大大小小的套娃形状的建筑。大一些的建筑大多是餐厅和私营小卖店。我们去的时候,有些小卖店已经关门,没关门的小卖店里面卖一些俄罗斯旅游纪念品。小一些的建筑上绘的是一些名人或者卡通像,供游人欣赏和拍照。我和老公各自和自己喜欢的“偶像”合影留念后,太阳也很快地下班了。

回到满洲里市内找住处时,稍费了一些周折。主干道两侧高楼林立,宾馆倒是不少,但不方便随时停车打听。后来,拐到一条支干道上,很快就找到一家私营宾馆,大大意外的是,标间每晚也是100元,而且条件也很好,有地方停车。

安顿好后,准备出去吃饭。宾馆的老板娘向我们推荐说来满洲里一定要吃手撕羊肉,并介绍了一家她常去的饭店。我们走了很远才找到一家可以吃手撕羊肉的店(也不知道是不是老板娘说的那家,反正名字差不多),花98元点了一份手撕羊肉,要求店家煮的烂一点。

手撕羊肉谈不上有多好吃,但端上来的那一大桌的调味小料倒看着挺有食欲。在等店家煮羊肉上桌的时候,我们吃别的菜也沾上些小料,倒也另有风味。店家还赠送了一盘油炸花生米。

满洲里的夜景非常漂亮,射灯将道路两侧俄式风格的建筑照得通亮。刚才在我们吃饭前很多商家还在营业,不少俄罗斯游客很熟练地在街上购物,倒是中国人买东西好像不大受待见。吃完饭后街上已经没有多少人了,喧嚣的闹市悄悄隐去,留下静静地夜色等待着新的黎明。

D6 满洲里——黑山头——恩和

第二天一早,我们先去国门参观。这里是满洲里的“名胜”,所以人特别多。一个一个的旅行团在导游的带领下,排着队向景区内走。景区内已经人挤人了,可外面的人还在不停往里进。我觉得里面的人看里面的东西还未必有我们在外面看到的清楚呢。80元一张门票,很多人都说不值。

我们没有进去,去国门景区旁边的商店里转了一下。店里的东西大部分在哈尔滨的中央大街上都见过,在店里购物的大多是导游带进去的老头老太太。买的卖的都很忙碌。我们绕到这个商店的后面,那里也有几个购物的商店。我想可能会因为不靠近路边,东西能便宜一些。

果然,我一进店,就被商家包围了,超热情地拉我去看他们的货,说我是今天进店的第一个顾客,开张给优惠。我在里面转了一圈,商品的品种和前面的店差不多,但价格确实便宜一些,并且店家急于开张,讲价也容易。买了几件自己认为划算的东西后,就走出来进了隔壁另一家店。

这时我才知道,这隔壁两家店,刚才我买东西的那家是卖俄罗斯货给中国人的,这家店是卖中国货给俄罗斯人的。这家卖中国货的店购物环境很差,货物的摆放乱七八糟,卖的大多是内地地摊儿档次的货,没兴趣转。

离开国门时,已是上午10点多了,我们返回市内想买几盘摄像机用的带子后再离开。满洲里大街的白天很热闹,和其他城市差不多。唯一不同的是可以看到不少步行的俄罗斯人和挂俄罗斯牌照的越野车。挂俄牌照的车是方向盘在右侧的,车看起来都很破旧,但功能很强大,性能也“钢钢儿”的。这些车一看就是来采购的,连车顶上的货架都堆着满满的货。

加完油离开满洲里已是中午11点钟,我们的下一个目标是沿着中苏国境线驶向约220公里外的黑山头,再经五卡、七卡,转到恩和俄罗斯民族乡住宿。

这是一条乡路,也是一条边防路,路的等级虽然不高,但车很少,因此还是挺好跑的。沿途风光不错,蚊子和一种叫?蜢的的昆虫也很多。每次停车拍照我都会不停地挥动滴有薰衣草精油的丝巾,否则后果一定会“很严重”。在路上,我们还看到两个边防军骑着马在公路上走,不知是在巡逻还是以马代步。

虽然草原上有很多牧民现在已经是骑摩托车放牧了,但骑马放牧也不少,有些牧民还会带着狗放牧。牧羊的狗执行任务时很坚守职责,我们停车拍照时,它似乎觉得我们对它的羊有威胁,不停地对着我们大叫,但却始终不离开它的岗位。牧羊人骑上马走了,它仍不肯走,还留在原地盯着我们。直到它认为我们已对它的主人和羊群没有威胁了,才返身跑到它主人身边。

当我们的车经过一群没有牧羊犬的羊群时,正好车可以下道停车,于是我们停下来休息一会。我把滴有薰衣草精油的丝巾围在头上,下车准备靠近羊群拍几张照片。

羊群发现来了一个陌生的怪物,都把屁股对着我,不理我,于是我蹲了下来,静静等待羊转过头。过了一会儿,羊们忘了我的存在,慢慢转过头来吃草,并且离我越来越近。这时有一头羊发现了蹲在草地里的我,好像很奇怪:嗯?这是什么?也不知道它是怎么告诉其它羊的,羊们一个一个都停止了吃草,抬起头来向我这里看,过了一会,看见我一动不动,觉得对它们没什么威胁,胆大的几只羊低下头继续吃草,胆小的几只羊走到离我远一点的地方去吃草,只有第一个发现我的那只羊仍然一动不动看着我,想弄明白这草地上突然多出来的到底是什么,对它们有没有威胁。

拍完照片后,很想照一张骑马牧羊的照片,但牧羊人说他的马不老实,没同意让我上马。

就在我们打算离开时,又下来一辆车,是一对在上海工作的小夫妻。他们从上海飞到内蒙,在当地租车开出来玩的。这也让我明白了为什么在满洲里有很多汽车租赁行、为什么在内蒙很少见到外地车。

小夫妻向我们问路,我把我做的“功课”拿给他们看,他们很有兴趣的用手机将我手绘的旅游线路示意图拍了下来。

顺便说一下,在内蒙东部转了一周,遇见一些旅游的人,但几乎没见到外地车。去旅游的人大都采取两种方式:一是在租赁行租车自己开;一是租当地人的车并带司机兼导游。第一种方式的好处是比较随便,想去哪就去哪,想在哪停就在哪停;不足之处是吃饭住宿都得自己操心,一旦遇见突发情况不好处理。第二种方式的好处是,那些司机兼导游都是“职业”的,对当地的情况比较熟悉,车型基本都是吉普或越野。吃饭、住宿、去景点都给安排,不用操心,跟着走就行。如果是旅游旺季,跟“地导”走可以省好多时间和减少一些麻烦,住宿不用愁。缺点是,吃喝玩乐的时间和地点不太随心所欲,住宿条件得将就导游。

可能正是因为当地很少见外地牌照的车,我们在路上还平生第一次被当地警车鸣笛追赶。停车后,警车上的三个警察对我们的车前前后后好一通检查,还打开后备箱看看,好在我们是守法公民,没查出问题。

道别上海小夫妻,我们继续向黑山头行驶。路上又停了几次,到黑山头大约16点左右。

黑山头距离我们要去的恩和大约150公里,有两条路。我们的计划是沿边境走西线经五卡、七卡到恩和。

进了黑山头镇,发现路很不好走,问过当地人,说到五卡都是这样的路。又向前走了一段,先后看见两辆对面过来的车,问了一下路况,都说有一段路要涉水,我们的车“差不多”能过去。但都没说“没问题”。我们开了约4公里,感觉路况太差了,即使有风景恐怕也顾不上看,再说,就算涉水那段能过去,这种路况也不敢保证天黑前能到恩和。如果涉水后车再抛在路上,就更麻烦了。这样考虑后,我们决定掉头,改走我计划中的“改行路线”——经额尔古纳(拉布达林)到恩和。也是150公里,但路况非常好。这时已经17点了,估计天黑前到恩和没问题(当地大约在20点天才黑)。

这下跑起来就快了,一会儿就过了额尔古纳。在向恩和去的路上,路过一片湿地,风景也不错,看时间还早,我们又停车两三次,逗留了一会,到恩和已是1930分了,天还没黑。

恩和说是俄罗斯后裔聚集地,但经过几代后,那里的年轻人从容貌上已看不出俄罗斯人的特征了。我们在村里转了几圈,找了一家条件不错的、有院子停车的、有室内卫生间的、俄罗斯风情的家庭“宾馆”——“奔鸟如家”。

“奔鸟如家”在村里算是大宾馆了,前楼后院的有好多种不同的房间,老板娘说建这宾馆花了可能有400万元,建好一部分用一部分。她家的菜味道很好,菜量大得吓人,两人吃一般一个菜足够了。我们要了两个菜,可能是味道太好了,我们居然也吃得所剩无几。主食要了一份烤饼,看起来和东北的发面饼样子差不多,端上来也是一大盘,把我们吓坏了。不过饼非常软,很好吃,放几天也不硬,我们装在塑料袋里吃了好几天。早餐15元管饱。无添加剂的牛奶、蓝莓酱都非常好吃。

恩和是一个风情很不错的小乡村,房子大多是木制的,俄式风格。找住处时进了几家,都很干净。老居民区的房子显得很旧,道路也很泥泞;新居民区看起来是专为旅游而建,房子都很新,有些刚刚建好还没通水,有些还在建筑中。小镇上除宾馆和旅店外,还有一些列吧房和卖旅游品的小商店。凡是能住宿的地方都能吃饭,。各家基本都是老板娘说了算,老板是干粗活的“伙计”,非常勤快,只要老板娘一发话,“伙计”马上行动。

恩和的夜晚很宁静,也许是季节还没到,路灯都不亮,有灯光的地方多是正在营业的饭店。我们特意走到没有灯光的地方去看星星,天上的星星看得清清楚楚。黑夜时间很短,晚上八九点天还没全黑,凌晨两三点天已经开始放亮了。

村边有一条小河,不少人都在那刷车。在恩和刷车是我们计划中的一项,于是一大早我们也把车开到了河边。河边有一群马在草地上吃草。放眼看去,宁静的村庄、清清的河水、蓝蓝的天、白白的云、悠闲地马,给人一种世外桃源的感觉。

在河边,看见一辆青岛牌照的车也在刷车,以为也是出来玩的,结果人家说是当地人,只不过是在青岛起的车牌。正说着话,有两人牵着一只羊走过来,说要到河边杀羊,那羊一看见刷车的小两口,就朝这个方向使劲,好像知道要被杀了,边朝这边跳边“咩咩”的叫,非常可怜。小两口说这只羊就是昨天他们用这辆车从别处拉来的,所以才把车搞得这么脏。牵羊的人走了,小两口又打电话喊他们的朋友去看杀羊,真是太残忍了。可怜的羊啊,它多想这辆车能把它再拉回它熟悉的地方。

杀羊的刚走,又来一位骑摩托车的中年男人,从相貌上看,应该是有俄罗斯血统。中年男人一来就大喊:“全变了,全变了,原来哪是这样啊!”。然后他对我们说,他在此地长大,后来到外地工作了几十年,现在回来一切都变了,连河道都不一样了,水也没有原来多了。他指着一个即将竣工的工地说,过去涨水时,这片都在水里。我由此想到,以后原生态的景色会越来越少,恐怕再过几年来恩和,一觉醒来,会以为自己在家休礼拜天呢。

D7 恩和——哈乌尔河公园——室韦——莫尔道嘎

离开恩和向北约20公里,我们到了哈乌尔河公园。也许是季节未到,公园不开门也不售票。但公园门口停有几辆当地牌照的车。

这是几辆当地导游的车,带了一些外地游客来玩。

公园虽然不开门,但旁边的围挡被扒开个豁口,时有游客从豁口进出。

我们从豁口进入公园后,沿着白桦林间新修的的小路拾级而上,直达山顶。从山顶上木制的观景台居高远眺,哈乌尔河湿地尽收眼底。曲曲弯弯的哈乌尔河水大多呈“S”型流淌,犹如人工雕琢,甚是奇妙。据说,视野内的哈乌尔河有六十多道弯,我也没一一细数。

下山时我们走了另一条路,也是在白桦林中。沿途有一些狩猎工具、动物介绍和动物模型可以参观。看到那些狩猎工具和动物模型,难免会让人连想到动物被猎杀时的残忍,内心有几分惊悚。

离开哈乌尔河公园,一路向北约50公里,在中午时分到达了我们的下一个目标——室韦。

室韦,和恩和一样,也是一个具有俄罗斯风情的小镇,俄罗斯后裔的聚集地,据说是蒙古民族的发源地,名气比恩和要大,标志性建筑是镇口的三套车。

与恩和不同的是,这里的商业气息过于浓厚,街道两旁挂满了牌匾,已经感觉不到原始的淳朴;拉生意的人油嘴滑舌,让人不敢搭话。

我们按着路标的指引到了口岸,守卫的边防兵说中午闭关休息,下午两点半开关。站在关口向里面望去,没多大面积,除了对面的风景被建筑物挡住以外,其它的都看得见。因为对面的风景不在口岸也能在其他地方看到,所以我们也不想再浪费两三个钟头等开关了,在门口照了张相后就去了另一景点——观景台。

站在观景台上,视野中呈现一片开阔的边境风光,河对面的俄罗斯小镇看起来灰头土脸的,很具原生态。但河这边的观景台周围却都是小饭店和卖旅游纪念品以及当地土特产的商店,已经感觉不到和其它旅游景点有什么区别了。我们想买一张导游图,看看有什么值得去的地方,可拿起图一看,与其说是导游图,不如说是广告图,根本没“导”什么游。不过却意外地发现我们昨天在恩和住的“奔鸟如家”宾馆也在图上。

去往临江的路不是很好走,但风景也不错。在路上,我们遇见一位当地人骑摩托车载一女孩到处拍风景。他自我介绍姓刘,家在室韦,热情的邀请我们到室韦住他家,还留了电话。我们向他打听有关临江的情况,他介绍得很详细。

行驶到一个山脚下,看见前面停了两辆车,想是有风景可看了,我们也停了下来。

一辆车上没有人,上山看风景了,另一辆车的人在围着车发愁——车涉水后熄火了。

这时我们才注意到,在我们前方不远处有一段路需要涉水,那辆车上午过去时路上还没有水,刚刚从临江回来发现路上有水,以为水不会很深,就开了过来,没想到过来就熄火了。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打电话求救,即使救援车马上出发,估计也得傍晚才能来。慢慢地又聚来一些人,可大家都不会修车。

我爬到山上去看风景。山路没有修过,是踩出来的。山上的风景非常好,能看出去好远好远,既开阔又有意境。正当我们陶醉时,又遇见了刚才那位姓刘的老乡带女孩来拍照。我很意外,这才注意到山上有车轮印,只是我们不认路才没发现。他也很奇怪我们怎么没去临江,而跑这儿来了。我把山下遇到的事和他一说,他马上说,小问题,等一会儿我下去看看。拍了一些照片后,我们各自沿来时的路下山,我连跑带跳的还是慢了一步,下去后就听见汽车发动和欢呼的声音。果然是小问题,只可惜我没看见他怎么把车弄好的。那一车人对我和刘老乡不住的感谢。予人玫瑰,手有余香,我也很高兴。

这个姓刘的老乡人真好。帮人修好了车,又来帮我们探路。这时积水路段的两边都聚集了几辆车,我们不在时,又有一辆车涉水后出了故障,大家就更不敢过了。刘老乡骑摩托车在水里跑了几个来回,让大家看水的深度。但大家还是不敢过。这时他对我说,还有一条只有当地人才知道的路可以到临江,他可以带路。我们跟着他驶向那条山路。这条路是当地人在开春时,山下的路被涌上来的冰排封住时才走的,完全没有修过,是实实在在的“走的人多了”,才形成的路。夏季防火期,这条路用铁丝网拦住不让走。刘老乡在前面骑着摩托车,带着我们来到铁丝网前,很熟练地摘下铁丝网扣,告诉我们沿这条路走,就能到临江。

道别刘老乡,我们继续开了一段,山上静悄悄的,没有车也没有人。路实在是太难走了,大车压出的路,坑坑洼洼,好几个次都差点托底。我们想,如果车在这儿抛了锚,救援都困难。越想越觉心里没底,嗨!保险点,还是原路返回吧。老公车技还不错,在那么破的路上把车调了头,拴好铁丝网,下山开回室韦。打算去下一个目标——莫尔道嘎。

原计划这一天是要住在临江住宿的,看风景、骑马、上山看日落、看日出。临江没去成,别的还好说,骑马成了遗憾。就在将要离开室韦时,看见一位貌似老实的长者骑着一匹很威武的枣红马迎面而来(这儿的马都是供游客骑的商用马),于是停车问了一下价格,和临江一样50元一小时,遂临时决定在这儿完成骑马计划。

他家是长者的儿媳说了算。我们要了两匹马,长者的儿媳就带着我们去草场骑马。

草场的蚊子很多,马一踏进草地,蚊子都扑上来。两匹马是一家的,互相认识,见了面好像有话要说不愿分开,一点不听我指挥。马的主人说不听话可以打它,我打它一下,果然乖一些。但我终究是不舍使劲打的(打马也要看主人啊),它看看我挺温柔,还是不太拿我当回事,让我有一种被马欺负的感觉。后来我们觉得草场面积不大,跑不开,决定转移阵地,另一匹马走远了,我一夹马肚,命我的马跟上,这回它倒挺听话,颠儿颠儿的跑了起来。

马跑起来还是挺过瘾的,关键是它并不“敬业”,总是惦记“玩”,看见其它马,总想凑过去,我让它走,它甚至在原地转圈也不走,一点不听话,它的主人连打带骂总算把我们带离马群,来到江边的开阔地上。我们骑了一会儿马,照了几张相,看着天色暗了下来,还下起了雨,也就结束了我们的骑马活动。听说要回家了,马很高兴,颠儿颠儿往家跑,也不淘气了。整个骑马过程,老板娘一直跟着我们跑,虽说是花钱的,心里还是很不忍,所以在算费用时,也没和老板娘计较,多给了她50元钱,老板娘也很高兴地道谢。

离开室韦时已经是下午五点了,前往92公里外的莫尔道嘎途中一直都在下雨,路过几个收费景点,不知道是下班了还是季节不到,反正没开门。另外,根据我们这一路经验,收费景点都不如不收费景点有看头,所以不进去也没什么遗憾。

莫尔道嘎是一个林业小镇。我们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七点了。这时旅游旺季还没到,镇上的人不多。我们找住处时在镇里转了几圈,主干道及主干道两侧的高楼都“很现代”,除此之外的其它的道路很糟糕,建筑也都很破旧,看样子很多在用的小房都有些年头了。

我们开始去一家镇上比较大的宾馆打听情况,服务员一点不热情,慢吞吞的好像不情愿接待,又不能赶我们走,我们很识趣的换了一家。这家态度完全不一样,前台接待非常热情,价格虽然是我们这次出行住宿最贵的(168元)但还比刚才那家便宜。一问才知,刚才那家宾馆是“公家”开的,有没有客人服务员都一样拿工资,看我们人少人家嫌麻烦。

我们很快解决了住宿问题,到街上吃饭时,也遇到嫌人少不爱搭理,但也不能赶我们走的情况。我们也不管,照样点菜、吃饭。吃过饭后,天已经完全黑了。

D8 莫尔道嘎——额尔古纳——牙克石

六月来莫尔道嘎旅游有些早。这里的旅游热点是采蘑菇、品尝野生蓝莓、漂流和逛森林公园,最佳时间是每年的七、八月。那时果实已经成熟、山清水秀、喜欢漂流的游客也不会觉得水太凉。

临行前,在宾馆旁边的小店里买了一些蓝莓酱、蓝莓干和奶制品带回家,感觉价格还是挺公道的。回家后在网上查了一下这些东西的价格,和小店里相差不多,但在小店可以品尝后再买,生产日期也看得到;在网上买就得看商家的诚信度了。

从莫尔道嘎到额尔古纳大约200公里,路标指示不很明确,从莫尔道嘎出发问了好几个人,还走错一段路,才找到正确方向。

这是一条大兴安岭地区的林区公路,路不是很宽,路况还算可以,路上200多公里几乎也没遇到几辆车。

车在白桦林间行进着,向前望去,感觉就像通过望远镜看风景一样:近处细细窄窄的很单调,无穷远却另有风光。和前几天跑过的路比起来,视野中完全是另一番景象,

午后,我们到了位于达额尔古纳的根河湿地景区。

这是我们这次行程中见到人最多车最多的一个景区。在停车场,感觉挺热的,想换件凉快一点的衣服在上山,可看见从山上下来的人都穿得很厚实,有好几个女的还披着厚厚的披肩,觉得山上不会太热,遂也改穿冲锋衣上山了。

山上果然很凉爽,还下起了不小的雨。最高处的观景台视野很开阔,但远山近水都被浓浓的乌云笼罩着,已经失去了原有的风采。不过仍有一拨一拨的游客在各自团队导游的带领下,来了走,走了来,使景区里依然很热闹。

根河湿地,被称为“亚洲第一湿地”, 是中国目前原生态保持最完好、面积最大的湿地。从观景台往下看,湿地的景色和在哈乌尔河公园观景台看到的景色有几分类似:曲水湾有不少也是呈“S”型,不过更多的是任意曲折,飘逸如带。视野比哈乌尔河开阔得多、气势也更强大。

人说:风景美不美,全凭导游一张嘴。导游根据曲水弯的形状,讲述着一个又一个美丽的传说和故事。使得游人争相站在各个“传说”中的位置照相,以期待美好的传说能成为现实。比如:站在“S”的中间照相,意为把“S”变为“$”,可以发财。

景区路是新修不久的木栈道,游人观景只能在木栈道上边走边看。木栈道离地面都有些距离,导游说那是给蛇留的爬行通道。山上的蚊子和?蜢很多,这是我没想到的,因此也没做特别的防护,虽说冲锋衣起到了一定防雨防蚊的作用,但还是被咬了几个包。

在根河湿地逗留了两个小时后,我们赶往计划中当晚的住宿地——牙克石。

原想从额尔古纳绕过海拉尔到牙克石的,但由于有一段路正在修,相当难走,也没有路标,行进很艰难。问路时,一位当地司机正好与我们同路,于是我们跟着他拐到海拉尔,上了海满高速,再转向牙克石方向。

在海拉尔到牙克石的路上,要经过大雁煤矿。大雁矿是我离开测量界前干的最后一个项目所在地,算起来已经是28年前的事了。现在看起来已经面目全非,完全找不到当年的痕迹了。

D9 牙克石——扎兰屯——(阿荣旗)——(齐齐哈尔)——哈尔滨

在我们这次旅游计划的最后一天,只有一个项目:参观扎兰屯吊桥。

从牙克石出发6小时后,在导航的指引下,到达扎兰屯吊桥公园的门口。

扎兰屯吊桥公园是一个免费公园,以园内的“吊桥“而得名。扎兰屯吊桥始建于1905年,当时是专供沙俄贵族们享乐的场所。

目前世界上只有两座百年以上吊桥,一座在俄罗斯的伊尔库斯克,另一座就在扎兰屯。

吊桥由两根巨大的铁索及42根细铁索悬挂而成,桥面由木板铺就,行人往来桥上,桥面轻轻摇晃,悠悠荡荡,很是惬意。

除吊桥外,公园内的园林、拱桥、一柱亭等也很有特色,尤其是一柱亭,像一株蘑菇矗立在那儿,栉风沐雨,竟然不歪不倒,很是让人惊奇。公园虽是免费的,但环境很干净、很优雅,生态也保护的不错。在一柱亭边,我们还看见一只漂亮的小松鼠在跑。

逗留一小时后,我们离开扎兰屯。经阿荣旗(那吉村)、齐齐哈尔到哈尔滨作短期休整。

D10 哈尔滨——大连

在哈尔滨休整期间,我们也没闲着,先到平房公园游览一圈、通过石刻了解了哈尔滨平房区的发展历史。又去“日本七三一细菌部队”遗址参观。

这两个我儿时经常去玩的地方,目前已完全见不到当年的痕迹,与时俱进地成为了人们休闲参观的场所了。令人气愤的是,“七三一”遗址的工作人员,一点儿不敬业,一问三不知。

休整两天三夜后,我们一路不停,回到大连。

结束语:这是一次非常愉快的自驾游经历,全程4800公里,历时10天,耗资约6000元人民币,消费分布:

    2000

1000

    宿1000

    1000

景点门票 1000

概括起来说,这次出行的体会是:

一、内蒙古的风景并非仅限于公园和景区,沿途风景也十分惬意;

二、看草原风景也不是仅限于“草”,一定要结合“云”看才美;

三、   在行驶途中,经常会遇到马、牛、羊群横穿公路,注意要耐心等候,不要鸣笛,以免惊扰;

四、   住宿的卫生大多有保障,所以店面不一定要很大很热闹,有些巷子里的宾馆性价比更高。最佳选择是:在大地方住中小宾馆、在小地方住“大”宾馆。

五、内蒙古的人非常热情好客,无论交易是否成功,都不会给脸色看,是真正的“买卖不成仁义在”。即使是对他们“分外”的要求,也尽量满足。

六、在饭店吃饭,菜码都很大,类似于“丰收菜”菜品的菜,一份基本就是一盆,两人吃一个菜也未必能吃完。纸巾额外收费,一元一包,可以自备。

七、所到之处,都是老板娘掌柜,老板“打工”。老板娘都很能干,迎来送往、收款记账都是亲力亲为,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嘴上不停、手脚不闲,既是指挥员又是战斗员,非常厉害。

八、“做功课”是这次成功的重要因素。

1.制定行程路线和改行路线,可以尽量避免走重复路线,在出现道路或气候异常等意外情况时也能尽快撤出来;

2.掌握同一地点不同的地名。

在内蒙古,不少地方都是有两个地名,行驶过程中,不同路段对同一地点所标注的地名可能会不一

▼手机微信上长按二维码图片(电脑上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随时获得新鲜旅游资讯

户外扭伤:正确快速处置方法

户外扭伤:正确快速处置方法今天探路驴给大家介绍一下户外扭伤的处置方法,什么是扭伤?关节过猛的扭转、撕裂附着在关节外面的关节囊、韧带及肌腱,就是扭伤。扭伤最常见于踝关节、手腕子及下腰部。发生在下腰部的扭 ...……

发布于.2019-01-20 05:58

比基尼配丁字裤 斗六森巴嘉年华26日扭腰摆臀

热情的森巴嘉年华会台湾也有!斗六市溪洲社区森巴嘉年华游行4月26登场,主办单位表示,活动当天会有200多位社区居民参与,女生穿着比基尼,男生则穿丁字裤,共同扭腰摆臀。另外,来自美国、加拿大及苏格兰的国际艺术团队也会一起上街同乐。

发布于.2017-12-11 12:00

秘密客出动评民宿!“好客民宿 ”新增75家取消25家

在来台旅游愈来愈夯的今天,作为台湾人好客精神缩影的民宿质量把关尤其重要!交通部观光局近日新遴选出受到国内外旅客欢迎、融合主人心意和地域特色的“好客民宿”,包括礁溪住房率超高的“大渔日和”、韩国人经营的花莲“窗外的海”民宿等共75家。

发布于.2017-12-01 19: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