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米高台单车极限飞包 中华台北选手勇夺红牛崎跃奖

优游网发布于2020-02-14 10:59:14

10月5日,2014中国长兴山地速降国际邀请赛在浙江省长兴县和平镇城山沟山地速降文化主题公园举行,来自法国、瑞士、意大利、中国及港澳台地区的78名选手参赛。比赛最惊险刺激的环节——红牛崎跃赛也于当日决出了冠军 ...

   10月5日,2014中国长兴山地速降国际邀请赛在浙江省长兴县和平镇城山沟山地速降文化主题公园举行,来自法国、瑞士、意大利、中国及港澳台地区的78名选手参赛。比赛最惊险刺激的环节——红牛崎跃赛也于当日决出了冠军的归属,来自中华台北XDS小熊自行车队的选手江思翰在第三轮凭借双脚离车的高难度动作获得现场评委的高分,夺得红牛“崎跃”奖杯,同时还获得了五千元的单项奖金。

    精英组选手、赛道设计者中华台北选手邵怡凯说,本次山地速降比赛赛道在弯墙、土包、落差等系数的设计上,参考了国际越野车协会UCI的标准。据介绍,此次山地速降比赛赛道全长约2.1公里,高低海拔落差约260米,包括丛林速降坠台、连续S弯,场地连续起伏路、场地抛台、场地双S弯等部分。选手在下降过程中,要穿越树林、茶园、高台、木桥、竹林、台阶等地形,绕开树枝、乱石阵等障碍物,以最快速度抵达终点。

    精英组冠军江胜山今年20岁,已有五六年的山地速降经验。他说,赛道中比较困难的路段在靠近精英组发车点的树林部分。“难度刁钻,山林中树缝很窄,自行车的把手在一些地方只能勉强通过,所以需要选手把握好刹车和快慢,太慢了速度达不到,太快了一旦擦到就很容易摔倒。”

    在这次国际邀请赛中,最为吸引车手和观众的,还是红牛崎跃极限速降表演赛。在这个比赛中,选手要从3.5米高的平台上完成腾跃,并在空中进行特技动作表演,在业内俗称“飞包”。作为这个比赛赛道设计者之一的邵怡凯介绍,比赛难度除了看飞车的跨度外,还考察高度,即落差几米。红牛崎跃表演赛跳台高3.5米,跳台和前台木道间的水平空档约为4米,选手从起跃到落地大约要临空腾跃8米的长度。“目前这个地方有可能是全中国第一远,第一高,体现出我们极限速降的精神,这个高度,单纯人往下跳都会有些害怕,何况还骑着单车高速往下冲,而且还要在空中做动作。”邵怡凯说,选手站在这个高台上,根本看不到接地的地方,有一种飞向空中的感觉。“可怕在于要克服心理的挑战,其实我们在下面做的接坡和用于刹车的距离都是非常足够的。”

    崎跃比赛现场的解说员赵杭曾经也是自行车手,从事自行车比赛裁判工作也有十几年的经验。赵杭认为,这条崎跃赛道除了高度与跨度所体现的难度外,最大难点在于高台并非直线,车手飞出以后需要稍微转向,跳接到斜线弯道上,这考验了选手在空中能不能提前选择,达到落点平衡。而且,选手落地出弯之后,木道的加速距离很少,加之路面木头铺设较松,车手胯很容易从车座上滑掉,难以控制。


    考虑到比赛存在的难度和危险,赛前主办者对于评判标准展开了激烈的争论,为了确保选手的安全,只有精英组前10名和大众组前2名才能被允许报名参加,而且他们仍然可以选择放弃挑战。不少其他车手虽热切希望尝试,但仍被劝退。最终,5位山地速降国际邀请赛精英组的优秀选手决定进行挑战。他们分别是来自中华台北的江胜山、江思翰和范智宗,以及来自中国的薛威豪和蒋思源。崎跃表演赛评委则由裁判、中国红牛、大众评审等5人代表组成。每位选手最多试跳2次,第三次将计入成绩。最高分5分,平稳落地即可获得3分,每出现一个精彩动作就加0.5分,选手也可以选择以其中任一次飞跃作为自己的成绩进行打分。

    “为了安全起见,我们不希望车手挑战那些动作,以安全落地为主。”邵怡凯说,“但我们无法阻挡那些热血的速降车手,比赛当中可能会出现一些空中动作,比如把单车推到水平面,摆尾,或者是折手把等一些大招。”


    比赛没有开始,几位准备挑战的选手就已经开始在赛场边查看高台的距离,用双手比划着,在心中测算飞车的线路和在空中可能摆出的动作。而在赛场旁边的土坡和菜地里更是蹲满了想要一睹车手极限飞跃的车手和当地的村民,赛事还没有开始,气氛已经相当的热烈。


    在赛前的运动员通气会上,裁判员一再强调这次比赛最重要的一点是:安全,平稳落地才会有分数。但是什么都阻挡不了这些山地速降车手一颗挑战自我的热情,在第一轮的试跳中,5位选手就纷纷开秀高难度动作。


    第一轮试跳,中华台北选手范智宗第一个出场,蹬车,上台,飞起,空中使出放单手特技,引来全场一阵掌声,作为一项非常需要掌握平衡的运动,当选手悬空时,双手握把是最为稳定的姿势,突然放单手,有可能瞬间失去平衡,这便是这一特技的难点所在,而范智宗首跳就秀出放单手,可以说既是给整个比赛奠定了挑战极限的基调,也把压力加在了身后出场的选手身上。


    果然,来自XDS小熊车队的选手江思翰第二个出场,蹬车,上台,飞起摆车,空中水平,江思翰在腾飞而起之后将车身推向水平,动作潇洒飘逸,也是平稳落地。随后出场的是被不少骑行者称为“杭州车神”的蒋思源,在山地速降精英赛比赛中,他在穿越茶园竹林的S弯时,曾在赛车即将冲出赛道之际硬拉车头,潇洒而又帅气的将赛车归位。然而他的第一次试跳动作却相对保守,带车腾跃,提把较高,虽然这个动作相对而言难度系数较低,收身幅度也比较小,但考虑到并非顺坡直线飞跃,而面临弯道角度,这一动作还是体现了车手对车辆的控制。


    第四个出场的是年仅18岁的薛威豪,他已在今年的几项比赛中取得冠军,他标志性的装扮是头盔上的小象。在第一次试跳中,他做出了摆尾的技术动作,腰部带动自行车尾部甩向一侧,这也是本次比赛中第一个摆尾动作。


    最后出场的是获得此次山地速降精英赛冠军的捷安特车队的江胜山,已经获得一个冠军的他看上去比较放松,一个漂亮的空中水平飞车动作,顺利落入前台弯道。伴随场边山坡上观众们的阵阵惊呼,5位选手第一次试跳都平稳落地。


    随后第二轮试跳开始,范智宗依然以放单手特技首个出场,但相比第一次,第二轮尝试更加大胆。他在最高点将左臂完全放松,垂直贴在左腿位置,自行车沿抛物线滑入前台,动作完成得轻松干净。


    在他之后的江思翰似乎有意与之一较高下,同样的放单手动作,江思翰臂与肩平,手指蓝天,毫不露怯地完成了同一类型、不同风格的特技动作,潇洒轻松。


    江胜山第三个出场,压低身体向前倾,带动车身水平倾斜,角度比第一次尝试更大。这次,他率先选择将本动作计入成绩。


    薛威豪依然第四个出场,有了第一次的积累,第二次摆尾幅度很大,运用腰部力量漂亮地划出弧线,然后稳稳落地。


    在前四位车手都有明显进步的时刻,幸运女神没能站在蒋思源这边。或许因为作为速降选手的他平时并未在花样动作上有太多练习,蒋思源在第二次尝试带车腾跃时出现失误,车把未能提起,且落地位置靠近木道边缘,惊得观众一身冷汗,好在有惊无险。


    除了江思翰和范智宗外,其余选手均将第二轮成绩作为最终成绩。由于在腾跃高度和动作稳定性上更胜一筹,江胜山分数在前两轮暂时领先。


    第三轮挑战只剩下范智宗与江思翰。首先出场的是范智宗。在跃起后,范智宗在空中放开单手,身体向前探,试图摸前轮,但未能触到便落地。这个动作需要车手重心放前,对车辆有很强的控制力,即使未能碰到车轮,这样的动作难度系数已经非常高。


    江思翰紧跟其后压轴出场,就在解说员一句“最后关头不知江思翰会不会做出新的动作”话音未落,江思翰带车腾空,在空中将脚向两侧踢开,离开踏板,仅靠两手握把,做出了放双脚的“大招”动作。在现场的车手和观众的欢呼声中,凭借这个高难度的动作,江思翰最终捧回了红牛崎跃奖杯和五千元人民币现金。


    赛后,江思翰说:“前两轮江胜山仍领先,我想,如果我没有放大招,可能就没有机会拿这个奖。”事实上,这仅仅是他第四次做这个动作,因为在平日的速降中并不会用到这个动作,最后一跳的时候,他觉得“气氛到了”,应该要“放手一搏”了。而对于比赛中的这个完美动作,赵杭说,“我们可以想象,一辆车飞起来已经很难了,然后要在空中放掉两个脚,只有双手在做支撑,它就完全要借助这个飞起的力量在空中找到那个平衡点,说明江思翰综合能力很强,三次腾跃分别尝试了单手、空中水平和放双脚三个技术动作,说明其手部和腿部的控车平衡已经是做得非常好了。”

▼手机微信上长按二维码图片(电脑上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随时获得新鲜旅游资讯

时尚登山驴行竟成驴友受困 户外运动未规范

6月2日,多次参与厦门山地救援的110北极星救援队队长“黑马”说,在四川、青海等一些户外运动密集的地方,一般有当地的户外运动协会或者登山运动协会。驴友团要去自驾游或者登雪山,一般要向协会报备。协会将对驴友...

发布于.2018-10-02 11:56

攀岩抱石难度系数对照表

作者:徐宏波一、难度的产生难度是攀岩的语言,难度级别是线路或抱石的一种表达形式,最早的难度诞生是因为人们想用一种方式来表示他们攀登或走过的路有多难,于是决定用一个量化的指标来描述它。在20世纪30年代...

发布于.2018-10-20 17:56

火热来袭!班夫电影节成都站门票预售启动

极星户外联合蜀山探险携手班夫山地电影节将于9月12日,下午14点登陆橙天嘉禾影城(富力广场店),进行班夫山地电影节成都特别单元展映活动。班夫山地电影节自1976年始至今,每年在加拿大班夫国家公园举办,致力于弘扬...

发布于.2018-09-22 1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