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人从四川宜宾历时9天徒手漂流到重庆

优游网发布于2018-10-07 23:56

20日下午6点左右,游泳爱好者抵达九龙坡建设厂码头。漂流队在南溪合影。(图据《重庆商报》)高温季节,许多人向往着到大江中体验“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但你知道要经历多少激流、险滩、漩涡吗?12日,...


20日下午6点左右,游泳爱好者抵达九龙坡建设厂码头。

 


漂流队在南溪合影。(图据《重庆商报》)

 

  高温季节,许多人向往着到大江中体验“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但你知道要经历多少激流、险滩、漩涡吗?12日,重庆冬泳队6男1女共7名游泳爱好者,立下生死状,挑战从宜宾到重庆九龙坡建设码头约363公里的“徒手漂流长江”活动,20日下午6点,他们顺利抵达重庆九龙坡建设厂码头,向记者讲述了一路行来的各种艰险。

  15人陪游最后24公里
  20日中午12点半,记者在重庆巴滨路鱼洞大桥下见到了这群挑战长江的游泳爱好者。56岁的何清荣、58岁的杨举、50岁的晏奉贵、49岁的陈勇、56岁的陶德荣、56岁的史常舰,以及队中的唯一一名女性,49岁的许伟,7人平均年龄为53岁。他们将从这里游到建设厂码头,完成此次徒手漂流的最后一程。
  “早上从江津大桥出发到鱼洞大桥,休整一下再游到建设码头。”何清荣边啃馒头边告诉记者,自己从3年前就有了这个梦想。在这3年中,自己一边召集伙伴挑战壮举,一边加紧锻炼,“这次参加漂流的队员都很有经验,最长的在长江里游了20多年,最短的也有8年。”
  11日,7人从重庆坐大巴抵达宜宾,12日早上,他们从宜宾市岷江和金沙江交汇处下水,在9天时间里先后通过宜宾市江南镇、井口镇;泸州市弥陀镇、合江县;重庆市江津区松溉古镇、白沙镇,最后再经巴南区鱼洞到达建设码头。
  20日下午3点55分,几名队员下水开始挑战最后的24公里路程,另有15名冬泳爱好者自发“陪游”,数十人顺长江而下,于下午6点抵达终点九龙坡区建设码头。
  6人轮流保护女队员
  在鱼洞大桥下出发时,唯一的女队员许伟略显疲惫,“最累是第五天的时候,感觉都没有力气上岸了。但晚上休息好以后,体力又有所恢复了。”
  虽说很累,但许伟到达建设码头时,却是最喜悦的,她一上岸就兴奋地与前来迎接的女队员拥抱,完全忘了身体的疲惫。作为7人中唯一的女性,许伟在途中得到了大家的照顾。“每次下水前,他们都会提醒我注意事项。”许伟在江中锻炼了8年,但第一次挑战这么长的路程,每次漂流,许伟都在中间下水,而6名男队员轮流在她身边,为她护航。何清荣表示:“她游泳游得很好,但没有方向感,必须要有人为她带路。”
  在建设厂码头上岸时,年龄最大的杨举有些踉跄,两次滑倒在水中,但谈起8天的搏击长江经历,“杨举立刻又来了精神,现场吟诵即兴创作的诗句:“搏击长江,似情醉。巨浪滔天,何所畏。身虽疲惫,心不累。敬畏生命,安全最。”
  南溪游泳协会10人护航
  据南溪游泳协会会员熊明远介绍,他们漂流的第一天到宜宾市南溪区达罗龙新码头时,南溪游泳协会曾派出10名游泳志愿者前去护航,陪同游到南溪区上岸休息住宿一晚,期间两个游泳协会的成员们进行了交流活动,参观了南溪古街。
  13日,南溪游协将漂流队护送至江安县才返回。
  漂流历险记
  宜宾出发 吃完燃面再下水
  8月11日,7人从重庆坐大巴抵达宜宾。8月12日早上,7人特地找了一个面馆品尝宜宾燃面,为了积蓄体力,他们一人吃了4两燃面。“味道相当不错,跟重庆麻辣小面有得一比。”陈勇乐呵呵地说。吃了燃面在合江门广场留影,他们下水出发。由于处于岷江和金沙江交汇处水流湍急,游起来有些费力,其他水域还是比较平稳,漂流队比较顺利地到达泸州。
  途经泸州 险滩遇险差点放弃
  漂流队8月14日晚到达泸州,在国窖大桥附近上岸,住在附近的宾馆里面。晚上去馆驿嘴侦察地形,观察水情,顺便逛夜市。8月15日一早从国窖大桥出发,一路上惊险不断。
  在出城半小时左右,遇见一个险滩,水面拍起的浪花有约3米高,当时就把我们7个人都冲散了,两名年龄稍大队员受惊吓,被呛水。
  “最先是我发现50米外起白浪,江水表面刚好将礁石区淹没,所形成的浪花。由于是我在前面探路,就赶紧向后面的队友大吼:前面有危险。大部分队友反应过来了,向旁边的江心游去。该处水流比较湍急,年龄稍大的杨举和陶德荣两名队员被冲到礁石区上了,还被呛几口水。我们赶快去救援,把他们拉出了礁石区。此时队伍已经冲散,前后距离间隔达到2公里的距离,耽搁了两个小时才将队伍重新集结好。”陈勇说到。“经历险情以后两名年龄稍大的队员曾想放弃漂流,后面队伍重新集合以后,上岸休息了一会儿两名队员才缓过神来继续漂流。”
  “事前必须要对水域情况了解清楚,在活动前我就大量在网上搜集该水域资料。”何清荣说,自己2010年曾从泸州徒手漂流到重庆,已经有了一定的经验。而漂流的装备也很重要,记者看到,队员每人都备有一个或两个充气袋,有游泳镜、鸭脚板、防水相机、防晒面具等。记者提了一下,每人的装备都有10多20斤左右。
  立“生死状”家属担忧队员安危
  因为正值长江汛期,江面险情不断,参与此次活动的7人都签下了“生死状”。记者在这份“生死状”上看到,此次活动无主办方、组织承担者,承诺人都已意识到此次活动的风险性并且自愿参与,由于风险极高,队员均承诺放弃对同伴提出民事诉讼和及经济赔偿的要求,一切后果自负。在“生死状”的下面,每一个参与者及其家属都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并留了电话号码。
  在建设码头,陈勇的妻子邓女士表示,自己很支持丈夫的爱好,“但心里还是很担心的,每天都要通电话报平安才睡得着觉。”晏奉贵表示,自己每天下水和上岸后,都会给家人打电话报平安。
  律师提醒
  汛期漂流危险 “生死状”无效
  那么,这样的“生死状”究竟有没有法律效应呢?20日,重庆精韬律师事务所的张剑波律师告诉记者,任何涉及人身安全的“生死状”、“承诺书”都不具有法律效应。“如果这次活动出现了安全事故等问题,活动的组织者要承担主要责任”,张律师表示,如果是大家自发参加,出了事故,责任则由其余的参与者平均分担。
  张律师建议大家一定要谨慎参与此类有危险的活动。同时,重庆市公安局水上警察总队的民警也表示,汛期的江水变化多端,为了自身安全,呼吁市民不要在江河游泳。
 
 

▼手机微信上长按二维码图片(电脑上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随时获得新鲜旅游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