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小伙骑行269天从巴黎到重庆

优游网发布于2018-10-15 10:56

本提尔告诉记者,这一路上,他经历了不同的人、不同的事。让他感受到过久违的温暖。本提尔经过269天的骑行,全靠地图当“向导”。“迟到的间隔年。”26岁的本提尔用带着法国腔的英语说,今年是他迟到的间隔...


本提尔告诉记者,这一路上,他经历了不同的人、不同的事。让他感受到过久违的温暖。 

 


本提尔经过269天的骑行,全靠地图当“向导”。


   “迟到的间隔年。”26岁的本提尔用带着法国腔的英语说,今年是他迟到的间隔年。从2012年2月16日到11月10日,他花了整整269天,骑着自行车,带上自己必需的行李,以巴黎为起点,途经包括意大利、斯洛伐克、土耳其、伊朗在内的17个国家,最终抵达了中国重庆合川。
  “在路上”是本提尔所认为的属于自己的这个间隔年的意义所在。
  旅行的意义在于行走本身
  所谓间隔年,是指用一段较长的时间(通常是一年)去旅行或者从事一些非政府组织的志愿者工作。由于最常见的间隔年在大学毕业以后,所以本提尔形容自己的这次长时间骑行是“迟到的”间隔年。
  经过269天的骑行,本提尔已经满脸胡茬。此前,本提尔在巴黎是一位送货员,骑着自行车穿行于巴黎的大街小巷,为诸多奢侈品牌送货,服务于这些品牌的VIP客户。他通过工作为这次骑行攒够了积蓄,这才踏上旅途。
  “这一趟旅行,说起来,还有另一个目的。”本提尔说,“我的爸爸在中国的重庆邮电大学移通学院做访问学者,我来看望他。”本提尔的父亲米歇勒在移通学院已经做了近一年的访问学者,这期间,他和他的家人一直没有团聚过。
  旅行开始时,父亲通过邮件询问本提尔:“你认为你选择骑行穿越欧洲到达中国的意义是什么?”
  本提尔的回复简短且随意:“在路上。太深奥的意义和生命的意义,我需要在这过程中去寻找。”
  途经55摄氏度的塔克拉玛干沙漠
  从巴黎出发时,本提尔身上带了8000欧元,他第一个经过的国家是意大利,然后越过意大利边境,穿过斯洛伐克,进入东欧。由于只背了一个旅行包,所能携带的物品有限,除生活必需品,他尽量不添置新东西,每到一处,他都会将不用的物品,例如地图和名信片清理出去,再继续前行。以至于当他到达中国时,身上只有一张吉尔吉斯斯坦地图和一张中国地图。
  本提尔告诉记者,这一路上,他经历了不同的人、不同的事,还记得在伊朗境内时,气候并不太好,他在一个郊区的空地上搭了帐篷准备入睡,附近的一个农民怕他在户外受凉生病,不停地向他表示自己想学习英语,借此邀请他进自己的房子里睡。主人的盛情让本提尔在异乡体会到了久违的温暖。
  旅途中相对于好客的当地人,大自然带来的,除了让人惊叹的美丽,还常伴着一些困扰。
  本提尔一路上就与大自然做了许多的“斗争”。在路过塔克拉玛干沙漠时,他决定走地图上标注的捷径,那需要穿过一部分沙漠,耗时三天。
  本提尔往旅行包里塞满了瓶装水,然后开始了这段沙漠穿行。他告诉记者,那时正值盛夏,他骑行到沙海中央时,看了看随身携带的温度计,读数竟高达55℃。
  本提尔回忆,温度和环境他都还算适应,在旅程中,只在土耳其发生过一次意外:肠胃炎发作,让他停留休整了多日,等到身体重新恢复健康后,才又继续征程。
  一路上,本提尔还遇到了许多和他一样骑车旅行的人们,同路时结伴照应,歧路时再行别离。
  全程自行车骑行 只被迫坐过一次飞机
  在本提尔看来,旅途里遭遇的各种意外中,自行车的报修是最棘手的,虽然他的自行车全球保修,但中间的手续和修理耗费的时间还是会让本提尔等待许久。让他欣慰的是,他的自行车只是经历了两次修理,没有彻底“罢工”。
  一路过来,本提尔一直坚持骑自行车,不改用其他的交通工具。期间,只有两次突发状况,让本提尔被迫改乘了货车和飞机。
  第一次发生在土耳其,他的爱车在土耳其某个城市乡村时,突然抛锚。他只好扛着它到公路上拦车,幸亏一个热心的货车师傅让他搭了车,载他到附近的城市后才离开。
  本提尔说,自行车坏了的时候,他并不慌张,“那就干脆停下来,休息几天。”他的解决方案就是等待,等待的时间还可以尽情游览当地风光。
  另一次改乘飞机,则是因为突然爆发的战乱。在路过中亚一个国家时,由于边境地带发生了小规模战争,他被告知无法入境,无奈之下,他只能选择乘坐飞机,越过了边境,在乌兹别克斯坦首都塔什干降落后继续骑行,最终,在穿行了塔吉克斯坦和吉尔吉斯斯坦后,他到达了中国。
  记者见到本提尔时,他正打算给自行车来一次大整修,他已经申请了维护,所需零件目前正从成都寄往重庆。他希望他本人和他的自行车都可以在重庆得到充分的休整。
  他给记者展示了现在处于拆解状态的自行车,他的自行车主要由两部分组成,除了主要的车身,他还在尾部组装了一个托车,骑行时行李就放在托车上,托车的前端再插上一个旗帜,这样,他随时可以透过自行车的后视镜,很方便地查看托车和行李的状况。
  重庆“辣”得直接 想在这里找媳妇
  本提尔表示,一路上,他经过了许多很特别的城市,而重庆给他的感觉用一个字就足以形容:“辣”。
  他告诉记者,刚到合川见到父亲时,两人都十分激动,父亲请他到一家做重庆菜的馆子吃饭,一桌子的丰盛,令风餐露宿了大半年的他食指大动,结果,到重庆的第一个晚上,本提尔是在厕所里度过的。
  “我在法国很少吃辣的东西,突然吃那么多辣的菜式,身体被刺激得有点调皮了。”本提尔半开玩笑地说。
  在重庆待了近两个星期后,本提尔对这里的人和生活或多或少更加习惯了。他告诉记者,每个城市都是特别的,但没有哪个城市像重庆这般性格如此分明,像重庆人喜欢的口味一样,辣得这么直接。
  和父亲聊了许久以后,本提尔终于理解了父亲对这个城市的喜爱。他说:“我对这里没有陌生感,可能由于这里是爸爸生活许久的地方,感觉更像是另一个家。”
  本提尔在写给挚友的邮件中开玩笑说:“我或许会在这里找到爱人,然后定居下来。”
  下一站是加德满都 计划在澳大利亚结束骑行
  事实上,重庆并不是本提尔的整个骑行计划的终点,他打算休整完好后,继续骑车旅行。下一个目的地,是尼泊尔的首都加德满都,随后,再从尼泊尔进入印度,他说,期间可能还会再去一些其他的国家,但是最后一站,他希望是澳大利亚,他计划在那里结束整个骑行之旅。
  当问及具体的计划时,本提尔表示,他没有非常严格的日程表,对于时间较为随意,他不希望给自己的旅行增加太多束缚,“走到哪里,停到哪里,边挣钱边旅行。”
  本提尔说,虽然父亲愿意资助自己一部分路费,但他认为更多还是要靠自己,才能让旅行更为完整。在本提尔看来,旅行是为了看到不同的人,不同的事,开阔自己的视野,以便在未来的人生路上可以更为豁达和从容。
  机缘巧合,本提尔的这次旅行路线,恰恰和作家毛姆的小说《刀锋》中的拉里一样,更为凑巧的是,本提尔和拉里一样,也是在路途中寻找旅行的意义,让生命更加完整。当记者询问本提尔是否受到《刀锋》的影响时,他故作神秘,狡黠地笑了笑:“或许我就是拉里呢。”
       本提尔说,他将继续骑行,下一站是加德满都。计划在澳大利亚结束骑行。
 

▼手机微信上长按二维码图片(电脑上使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随时获得新鲜旅游资讯

宛如置身异国打卡美照!屏东八大必踩美景

不用花钱搭飞机,国际级美景台湾也有!屏东县-推出最新宣传影片,充满异国风情、丰富色彩及动感魅力的屏东八大景点,每个画面都仿佛置身国外。...

发布于.2020-01-17 12:35